【專訪】Ben Sir:我恨不得下禮拜一國一制

日期:2020-05-22
更新時間:22:38:32

 

說是50年不變,轉眼22年已物非人非,「兩制」虛名高唱, 「一制」實則兵臨城下。

聯合的聲明可以由一方宣報失效,既出的試題可以被取消,教書30年的Ben Sir卻說「恨不得下個禮拜就全部一國一制,令我哋小市民都知道,已經係咁喇喎,可以去做一啲好清楚嘅決定」。訪問於周三進行,國安法周四驟然登場,Ben Sir一句「戲言」,一晚間或成現實。

「個政策我會睇到係越嚟越一國一制,呢個都唔係啲甚麼可怕嘅事。」

他舉例,即使上海人接管香港、全香港改講上海話亦係「Logically可行」,大家要反思有何範籌較接受一國一制,又有何範籌較希望保留兩制,「金融嗰啲我唔想佢變得咁快,當然你會話因為我係收成期,咁我梗係收成期啦,到而家我少少收成都冇,你都唔會搵我做訪問啦 。我收番少少幽默感,如果俾我揀,咁快去一國一制係唔啱我哋香港人嘅口味」。

肺炎疫情為本港經濟雪上加霜,Ben Sir猶幸收成期未被「攬炒」,仍想大家反思「攬炒」的意思。 「睇粵語長片嗰個阿媽抱住個仔,左手攞把菜刀,跟住同個死佬講,要攬住一齊死咁樣,你估阿媽真係想攬住一齊死,佢查實係去逼你,想個老公醒,最後個爛賭嘅老公醒啦,大家一齊通殺, 攬炒應該係手段,唔係目的,目的係要通殺,要贏晒」。

如果「死佬」唔醒又如何?「如果唔得嘅話,嗰一部就係一個悲劇。」

「而家大家係日日講攬炒,即係未實行攬炒,其實都係抱住希望嘅,如果唔係已經炒咗,唔係日日喺度講。」寫稿之際,林鄭正於政總解釋國安法如何保障香港人各項自由及權利。

社會氣氛令部份學者、學生氣餒,Ben Sir認為不應再以「讀書貢獻社會」為志,「讀書嚟做咩呢?我哋可以好自私咁諗,讀書係為自己好,去吸收啲嘢,我完全冇諗過為社會,係唔覺意先為咗社會咁解」。

早前出席港台節目後,BenSir 笑言自己跟港台員工做「輔導」,「佢哋問,點解個社會係咁呢?點解咁多壓力呢?呢啲社會問題我哋小市民解決唔到。解決唔到就要睇化啲,好以一部電腦咁,夠強大嘅話有兩個File喺度好哽眼,其實都唔會阻到你」。他自言學者「冇武器喺手,得把聲」,倘若有權,則想入教育局「睇下佢係咪真係冇掩雞籠,又睇下雞籠度門應該點設計囉」。

「適當嘅時候娛樂下自己,睇下Ben Sir啲片囉。」自信狹縫中求存更能激發文化發展及創意,Ben Sir 最近參演音樂劇《我們的青春日誌》,亦有所體會。「講對白嘅時候佢仲會配埋條40秒嘅音樂,你要喺嗰40秒講晒啲對白,幾時快、幾時慢,對白加減,40秒係對我嘅限制,其實都俾到我無限嘅空間」。

「堅持嗰啲人其實好恐怖,鹹魚白菜也好好味嗰啲好邪惡,安格斯牛都滿足唔到佢,竟然鹹魚白菜就可以,大把energy喺度,我隨時隨地都可以去做啲好轟天動地…我意思係表演。」

 

採訪:Gloria
攝影:Lok
剪接:Ray

 

#港股策略王 #專訪 #BenSir #歐陽偉豪 #我們的青春日誌 #一國兩制 #一國一制 #攬炒 #國安法

相關評論

相關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