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專訪】連登「契媽」毛孟靜:我憑乜嘢扮青年領袖?

日期:2020-02-14
更新時間:19:42:43

月餘前,各區連儂牆上的口號仍然是「光復香港」,今天已變成「康復香港」。香港變疫港前,記者約了毛孟靜在其立法會的辦公室,率先除罩相見。

訪問開始前再三提醒自己要稱呼她為Miss Mo,怎知脫口便叫了一句毛姨姨,「我當然唔介意,李柱銘都叫我毛姨姨,YoHoo!」除了「毛姨姨」,她上年多了一個外號叫「連登契媽」,因為她牽頭將泛民由道德高地帶回平地。「以前上一代,有任何少少唔尋常,就會話咁樣係暴力,要同佢劃清界線,呢個係上一代嘅諗法。」

上年71本應是「全港市民熱烈慶祝回歸」的第廿二年,終成反修例運動升級的序幕。立會大樓落地玻璃在電視直播下被擊成碎片,示威者衝入議事廳,毛孟靜一度擋於示威者面前含淚苦勸「唔好呀,暴動罪坐十年,諗清楚值唔值得!」成為當日衝擊場面外,較深刻的一幕。

71嗰日,本身CNN約咗我晚上訪問,當時我未知發生乜嘢事,個記者話『你要譴責暴力』,要我譴責,我譴責唔出。事態一路發展,後嚟又有個政治人話『今次唔得啦,一定要劃清界線』,又嚟?我喝住佢,最終喺我記憶,冇一個泛民出嚟割過席。」

棄守道德高地亦有代價,民主派議員、區議員不乏出現於示威區被捕,毛孟靜本人亦成為親建制媒體攻擊目標,指責她「不割」的態度令暴力升級。「我係邊個,憑乜嘢扮青年領袖,叫人唔好做呢樣,唔好做嗰樣?我有我嘅諗法,佢哋有佢哋嘅諗法,但係我哋路線相同,呢啲就係年輕人講嘅兄弟爬山,各自努力。」

毛孟靜2016年退黨走入本土營,舊日黨友仍為「有險可守」的「香港法治」躊躇,網民日日尋找Dead Body身影,為抗爭日常帶來苦中一點甜,她指「法治係睇制度,好似鄧小平一句說話,有好的制度,好人才能做好事,沒有好的制度,好人也做不了好事。有啲法官判辭真係天馬行空不能想像,包括批評黃之鋒係『社會一股歪風』,嚇到跌咗落地下。但係我仍然相信司法層面有好嘅法官,暫時對呢句說話(香港法治有險可守)不予置評」。

區選過後,特區政府未改強硬姿態,田北俊突然放風組黨劍指9月立會,毛孟靜說原本已打算退休,「再選又點呢?多一兩席陣勢都唔會大變,但係區議會選舉之後有唔同狀況。嗰陣有市民同我呻,『某區民主派候選人好唔掂喎』,我話『唔該你含淚投啦』,又真係贏咗喎。而家你問我會唔會再選,我未決定。」

「開明建制」選舉上是泛民的敵人還是朋友?「我會話搶咗淺藍嘅票,有好多親建制選民,認為林鄭過咗火位,警隊過咗火位,不過有啲淺藍認為民主派出嚟搞事『搞到我返唔到工』,見到田北俊呢啲可能好愛,甚至有少少淺黃都唔定,但係主要票源都係淺藍。」

修例運動前,民主派當中,傳統泛民與本土分道揚鑣,曾於立會選區中互分票源,比例代表制下令建制派得利。而到上次區選,民主派仍有「撞區」分散票源的情況,毛孟靜認為需要協調,「呢個係一個困局,如果你話初選,有年輕人出嚟反對,指現任議員多曝光機會,對新人素人好唔抵。可唔可以做個民調,問問香港市民,你認為民主派應唔應該初選呢?呢個我已經提出過。」

採訪:Gloria

拍攝:Kelvin

剪接:Ray

#毛孟靜 #立法會 #田北俊 #楊岳橋 #香港法治 #專訪 #連登 #契媽

相關評論

相關評論